禾加资讯

禾加资讯» 禾加资讯>综合>薪火相传 | 穿越70年的峥嵘岁月……
相关新闻

薪火相传 | 穿越70年的峥嵘岁月……

2019-11-03 16:50:40 阅读:635

"我自豪地为1949年10月1日的五星红旗站岗。"

……

我为五星红旗站岗。

作者:俞邵琨

我非常自豪地回忆起70年前五星红旗的站岗。

1949年6月,我参加了革命工作。九月下旬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上级的通知,要我参加成立典礼的安全工作会议。会上,我工作的军工厂团政委传达了军区政治部的指示精神。中央授权华北军区执行开国大典的防务任务(当时北京驻军尚未建立)。

我的工厂建于20世纪30年代。它在战争年代与军队并肩作战,并向北方和南方移动。它有许多功绩,有优良的革命传统。因此,上级决定我厂派民兵代表在群众游行队伍的外围,在旗杆下设岗,保卫国旗,疏导群众。在团政委讲话后,工厂领导宣布他们被选中站岗。当我听到:余邵琨——我的名字,我兴奋得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受。我站起来,恭敬地向毛主席画像鞠躬。会上爆发出掌声。

10月1日上午10点,我们队准时到达指定地点。四名英俊魁梧的解放军士兵站在旗杆的四个角落。旗杆外面的三米长的线标有白石灰。这是首都民兵值班代表的职位。我被分配到旗杆的东侧。

中午,公安部长罗瑞卿等领导来到国旗下视察。他一个接一个地和我们握手,对我们的革命热情和对我们辛勤工作的同情表示满意。

我站在岗哨上,自豪地环顾四周。参加庆祝活动的30万人坐在11万平方米土地上的天安门广场前的地上,准备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查。当时,天安门广场的东西三门与大寺岩井、棋盘街、市北胡同等街巷紧密相连。有许多像大海一样的人和花。游行队伍高举红旗和花束,静静地等待神圣时刻的到来。

下午3点,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曲波宣布仪式开始。军乐队演奏了志愿者的英雄进行曲,这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并亲自按下升旗按钮。国旗缓缓升起。在阳光下,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是如此的鲜红和美丽。广场上,54支礼炮响了28次,发出一声巨响!这28支礼炮向全世界人民庄严宣告,经过1921年以来28年的艰苦奋斗,中国共产党人成功地完成了中国人民解放的伟大事业。中华民族从此站起来了!

游行开始了。在军乐的喧闹声中,陆海空三军仪仗队气势磅礴,迈着整齐的步伐行进,接受毛主席和党、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晚上,盛大的群众游行开始了。军乐队演奏欢快的音乐。工人、农民、学生和首都各界代表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这哭声就像雪崩,响彻天空!人们跳!跳。唱歌!群众狂欢节一直持续到午夜。

我很高兴我亲眼目睹了70年前漫长历史中的这一辉煌时刻。

我很自豪能在1949年10月1日为五星红旗站岗。

仰望自己的第一颗心

作者:张庆和

剥削和压迫

黑暗恐怖

贫困中的旧中国

向下和向外毁灭所有生物。

水是无法忍受的。

这座山不再寂静

革命被激怒了。

站起来击打桌子

天空呼唤大地

北方和南方

一声大叫

火种的种子

红旗

熊熊大火

草裙舞

卷起红色的巨浪

在那时

这就是革命。

作为一个勤奋的企业

比如高风险工作

任何时候都会有流血事件。

会有牺牲

陷入泥沼会很尴尬。

在悲壮的尴尬之后

所以革命

谦虚谨慎。

我们不能回头

往前走,找到出路

这是植入革命身体的。

一代又一代的基因

你不能上车。

无法删除

像一棵树

虽然季节交替

但是不能改变绿色

像一座山

穿过风雨侵蚀

但是不能减少威严的外表

像汹涌的河流

越是崎岖不平

风景越是奔腾咆哮,就越令人印象深刻。

训练知识

作者:米莉红

四十年前,安徽的小岗村仍然是一个著名的乞讨村,深圳仍然是一个偏远的渔村。我们,许多来自太行山角落的成年人和儿童,仍然不知道什么是火车。

火车的第一印象来自海湾爷爷。早年,他到处兜售皮革,喜欢向村民炫耀。每个人都叫他“大嘴巴”。

一天,他谈到火车:

“哞——一声牛叫,那个被13头牛拉着的大家伙,呼啦着出城了!它有一个黑色的大脑袋,嘴里有一股白色的气息。砰的一声,砰的一声,砰的一声,砰的一声!半天后,我们就到了临城!手推车篮子很长,从村子的东面一直延伸到西面。如果所有村民都上去,他们将占不到总数的一半。”

这个话题引起了一个奇迹!

有人问,“为什么是13头牛?”

“车很大——啊!两边各六个,中间一个!”

“奶牛半天跑八百英里?比快马还快?”

“哼,那是北京的牛!”海碗大师笑了,他的细耳廓兴奋得跳了起来。

火车,就这样,在我的记忆中植入了一个怪物的形象。

1986年,我初中毕业,被师范学校录取。我跳出了农业大门。我父亲一高兴,就带我们去县城最东边的城镇看火车。在那里,京广铁路经过,人们习惯了火车。亲戚们说他们不需要手表或闹钟来看时间。为什么要花那笔钱?火车的汽笛是一个钟!该吃饭了,该睡觉了,该孩子们去上学了...有些火车会相遇。长笛会告诉你。

我钦佩又钦佩,但火车从未出现过!正当我在想我是否不会来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巨大的“哞哞”声从北方传来。然后,一个黑人大汉露出了头。它“昂”了一声,吐出一团白色蒸汽;慢下来,经过我身边,我听到它从“哐哐哐”变成了“紧宽”、“紧宽”,漫无边际了一会儿,最后慢慢停下来。

哦,除了没有牛拉!这真像海湾爷爷说的!

我羡慕那些上下车的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拿着两三个包裹,一个孩子被他们的裙子拖着。有些人提着鼓鼓的口袋,回头在人群中呼唤家人。一些人在抓鸡和鸭,一些人提着篮子,另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袋子摩擦着我的腿,尖叫着小猪。

一个男人喃喃自语,“已经几百英里了,娘!但是我累坏了!”

他们从马车上挣脱出来,好像刚刚走出一个疲惫的故事。然而,在我看来,他们是多么幸运,毕竟,他们上了火车。

参加工作后,有更多的机会坐火车。1993年,我第一次坐火车去承德参加一个关于汉语教学的研讨会。那次,我们提前派人去石家庄买了一张去承德的7762火车票。

我一到达火车站广场,我的眼睛就有点不够。广场太大了!我看到了很多蛇皮袋、钱包、浴盆、折叠椅...各种各样的行李成堆散落。有些人把报纸铺在地板上,坐着休息。有些人急着赶公共汽车,她的孩子在婴儿袋里。孩子的小脚被拍了拍,咯咯地笑得像朵花。

我们站成一排,检查车票,拖进车站,每个人都带着一个大包,匆忙找到我们自己的车厢,担心我们会被火车落下。

最后,我登上了四级铁梯。我累了,又热又新颖!在我尝出美味之前,我感觉到热气和汗水同时袭来。我的汗水齐刷刷地流了出来。汗流浃背,找个座位,坐下,耳边是一首接一首的南北曲调。

这真是充满旋律和味道。马车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杂烩,快要沸腾了。

火车开动了,慢慢地开走了。头顶上的老式电风扇开始晃动,并“嗡嗡”地吹着车厢里的气流。最后,窗扇被人们一起提起,对流风呼呼地吹进来,驱散了一些热量。

对于坐在“L”形硬椅子上的人,首先使用眼神交流,很快光环就会激活。我对面的姐姐知道我去过承德,问我以前是否去过那里,是否知道避暑胜地。在窗户的另一边,女人和对面的年轻人用他们自己的方言交谈。吃喝鸡肉的胖子,光着背扇蒲扇的老人,拿着书的年轻女孩,拿着杯子凝视窗外的“眼镜先生”,把纸贴在额头上玩扑克的男女,吃瓜子聊天的人...马车嘈杂、温暖但快乐。

那时,我有一张硬座票和11个小时的旅程。所有的东西都由火车运送,穿过桥梁、田野、村庄和河流。没有窗玻璃,视野特别清晰。只有风很大,脸很脆。不经意间擦拭,竟一只手黑灰。

此后,旅程越来越远。2014年,我去桂林进行从北京到南宁的“k21”之旅。带空调的橙色汽车;买票不再需要人们代表他们去买。在互联网上,点击一下。

据说今年我国的火车提速了六倍。然而,我们汽车的速度不是很快。我们将在25站的火车上呆将近24小时。所以我们选择了卧铺。当我第一次进入卧铺车厢时,我似乎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在我所有的身心都被解放后的那种平静和悠闲。

隔间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除了偶尔的问候,每个人都通过一部小手机与外界联系。下铺和顾客谈生意,嘴里蹦出的是“钢”、“保温材料”和“1000万元押金”;上铺应该沉浸在爱情、撒娇和对手机的愤怒中。

这些声音不经意间涌入一只耳朵。当一切平静时,进行曲会及时加入。火车到达武昌站时已经是深夜了,在那里停了22分钟。我侧身躺在窗前,轻轻地掀开窗帘。窗外灯光模糊,昏昏欲睡;夜晚的空气像灰色的丝绸,包裹着时间。人们拖着行李箱来来去去,世界已经半睡半醒地出发了。

坐火车的感觉越来越舒服了。2016年深秋,我去辽宁参加笔会,在网上买了和谐号“g1290”的票。在明亮的石家庄新火车站,我乘坐这辆武汉-长春子弹头列车向北行驶。

几乎所有的旅行者都对携带大包失去了兴趣。每个人最多只有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小背包。潇洒,甚至带着手机走进世界。我们根据票就座。我们再也看不到人们无忧无虑地站着、蹲着、坐在过道里。一路走过,仿佛在平坦的地面上行走,没有颠簸,没有摇晃,没有停顿,行走自如。

找个座位,打开小桌子,调整靠背的角度,然后坐下。旅途中的人比闲暇好。

马车上滚动的发光二极管很快显示出268公里/小时。我的耳朵里没有嘈杂的声音。“哐,哐,哐”的古老圣咏,也不再出现。奶牛哞哞叫,已经成为一个永恒的历史。入耳式,是一种轻柔的广播,是车身通过空气“刷刷刷”摩擦发出的声音。

我静静地听着收音机,知道同年,中国高铁服务里程超过2万公里,成为世界上高铁里程最长的国家。时速200公里或甚至超过300公里的动车组不断投入运营。

和声、复兴,以更尖端的技术、更快的速度和更舒适的骑行体验,将继续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

我似乎看到这个城市和这个村庄已经通过铁路网像绿树成荫一样完成了历史性的连接。我们也看到车轮载着无数的希望和渴望,以不可阻挡的速度和力量,跨越70年多事的岁月和40年的改革开放,走向一个新时代——中国梦。

走过天安门广场

作者:黄长江

我们朝着天安门广场走了很远。

眺望人民英雄纪念碑

我的心充满了

深奥的话

我爱你,中国。

盯着高高的五星红旗

泪水在我眼中闪烁。

还打了一个真诚的字

我爱你,中国。

再次从天安门广场眺望

放眼960多万平方公里

看着14亿人的花

纵观56个国家

中国儿童集会

这是一片大海,壮丽无比

回顾过去40年

七十年,一百年,五千多年

几万年,几十万年,几十万年

那是一条大河

汹涌澎湃的河流

我们高兴得跳了起来

我们经过天安门广场

它也是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河。

一个城市的70年电影

作者:李姣

我在一个城市已经呆了40多年了。

在历史的海洋中,我拯救了昨天的历史,在城市千年波涛的声音中聆听今天的故事。

70年前的10月,北京市的礼炮响起,一个国家在金秋时节诞生了。

那天下午,我12岁的父亲赤脚前往万县。他陪我爷爷去城里卖扫帚。两个月后,12月8日,一支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部队从南门码头登陆。一座城市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人,欢呼着解放军进城。1949年的记忆是一座废墟城市。她的地平线闪耀着深红色的晨光。

七十年前,我家乡的这个小镇似乎在太白岩下戴着一顶旧毡帽。成千上万的人涌入这个破旧的小镇,这里有许多老房子,中西结合。大多数传统建筑是石门楼、石门墩、天井和回廊,以及带有彩绘建筑和雕刻横梁的深宅。深院和凹凸不平的瓷砖是这座城市历史的古老和变迁。

1959年10月,一个国家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国庆阅兵来庆祝它的10岁生日。在这个长江沿岸的城市,几条主要道路上也开始出现人潮。墙上贴满了祝福和赞美祖国的大标语。穿着中山装的父亲也参加了游行。那天,他苍白的脸颊因幸福而发红。那年秋天,我父亲被该市西郊的一所师范学院录取。

那天,我父亲去了城西的西山钟楼。这座52米高的钟楼矗立在这座古城里。父亲站在钟楼下,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钟楼。悠扬的钟声与河上的汽笛相呼应,成为城市的心跳。那天晚上,激动的父亲和他的同学们甚至去了城里唯一的电影院看电影《鸟飞向凤凰》。当他走出电影院时,他的父亲非常饿。昏暗的路灯下,他看见第二大道旁的一家商店里蒸馒头。他花5美分买了一个馒头,一点一点地吃。1959年的记忆是,一座城市刚刚砸碎了炼钢炉,一个年轻人带着疾病行走。

1969年国庆节,在我出生一个多月后,我第一次接近万县。他父亲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一个城市办公室当秘书。我的父亲和母亲轮流抱着我,在第二街的红星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位表情严肃的父亲把语录放在我胸前,而母亲的微笑和拘谨仍透露出她内心的羞涩和幸福。在1969年的记忆中,她还是个婴儿,模糊地看到了成年人焦虑的眼睛。然而,她不明白这个城市发生了什么。

1979年夏天,我在小学三年级数学得了100分。为了奖励我,我父亲带我从家乡的山脊走了5个多小时,来到了这座城市。在这个城市的夏天,我吃了冰淇淋。第一口咬得我胸口抽搐。我还第一次和城市的孩子们去长江游泳,夏天的时候这条河很刺骨。我正在和平广场的书摊前看书。蝉在树荫下不停地歌唱。我坐在书摊前的矮凳子上,从早到晚看书。在1979年记忆中的这座城市,街道上到处张贴着诸如“把事情做好”这样的欢呼口号。

1989年,20岁的时候,我服用了青春期荷尔蒙,情不自禁地打开了这座城市的大门。我还记得当我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我冲到当铺小巷,买了两斤松脆的鸭子,然后跑回乡下的小屋。我妈妈边吃边哭:“宝贝,我妈妈一生都很快乐!”我对这座城市的爱越来越深。胜利路茶馆屋顶上的雨滴,夜市上耀眼的三峡石,第二大道上“美味春天”里的小笼子汤包,还有环路旁带钥匙的小贩...1989年的城市记忆表明她是一本线装书。一旦风吹过,它就会突然打开,跳进我的心里。

当1993年春风缓缓吹开城门时,万县的下半部已经听到了涨潮的声音。三峡工程启动,数百万移民的国家行动开始。在移民告别故土的那一天,河里满是村民的船冲向异国他乡,慷慨地、悲惨地、满怀希望地一艘接一艘地出发,让河水一次又一次上涨。

这个城市有一位老摄影师,他用成千上万张照片来纪念下一个城市。它是光和影的记录,也是对逝去多年的提醒。

1999年国庆节那天,我和我62岁的父亲爬上了太白岩的山顶。看着这座多风的城市,我们听到了她的成长和拔节。那一年,这座名为万县的城市恢复了它的历史名称:万州。我父亲在山顶上挂了一顶凉爽的天篷,看着这座城市及其高楼。他感慨道,我的儿子,我父亲认不出这座城市的原貌。1999年这座城市的记忆是一座城市的广场,标志着一条新的起点。

2009年春天,作为一个从三峡移民到上海的老表弟,他回到了这个离黄浦江40多平方公里的城市。起初,我表哥带着一袋土从家乡来到上海。他用土壤种树。现在,家乡的“脐带血”正流过青翠的树木。我和表哥沿着滨江大道漫步,这里被称为“湖城”。对面是深水港口码头,万吨船只在那里安全停泊。表哥恍惚地说,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熙熙攘攘的上海外滩。2009年对这座城市的记忆是一艘在平湖蓝色海浪中驶向春天的大船,汽笛鸣响,两岸都是青山。

一个城市70年的电影,以其丰富多彩而精彩的画面,实际上是一个国家70年动荡而响亮进步的一个小缩影。我愿意把属于一个城市的消极时光珍藏在我记忆中最柔软的角落。它将被归类为描述一个城市的历史,加上普通的砖块和瓷砖。它也将被归入我生活图像的卷轴,成为最真实、最生动的页码。

资料来源:工人日报

本期编辑:小于婕雷雨翔

重庆快乐十分


上一篇:市人大常委会继续举行,审议《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条例(
下一篇:华侨城6.77亿再获江门一宗地 下半年已落江门三子

热点新闻

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