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加资讯

禾加资讯» 禾加资讯>综合>当代文学的人民性书写
相关新闻

当代文学的人民性书写

2019-10-26 14:37:32 阅读:2008

路遥中年时期的数据图片

路遥的《生活》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里德说]

新中国成立70年来,许多文学作品记录了我们时代、人民生活和精神面貌的变化,反映了当代中国文学中“人的本性”的特征和特点。从其载体文学史的发展来看,源于延安文学传统的“十七年”文学,以及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文学启蒙、寻根文学、新现实主义和底层写作,都体现了多样而丰富的大众内涵。作为追求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重要作家,路遥的《生活》、《平凡的世界》等小说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当代文学大众视野中更具代表性。

时代感与前瞻意识

路遥的创作首先集中在中国大变革时期的“三农”问题上,描写了“城乡结合部”人民的生存和生活,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社会整体的发展变化,相当大程度上展示了当代中国变化的时代情怀和人民的精神心理走向。路遥的小说一度淹没在当代文学复杂思潮的变化和发展中,从现实主义写作方法、传统道德的审美理想、写作苦难的情感基调、大众参与传播和经典化的过程等多方面丰富了当代中国文学大众化写作的审美追求和意图。

从“生活”到“平凡的世界”,路遥的创作从社会历史的广阔背景出发,自觉拒绝80年代文坛上不断变化的流派和手法,坚持追随和选择现实主义的创作理念。现在,当代文坛继先锋派文学之后所走的道路似乎正在逐渐抛弃形式主义,走向现实主义,这正好证明了路遥对时代的清醒、独立和自信。正如他所说,“对于作家来说,他们的劳动成果不仅应该从当代的角度来评价,也应该从历史的角度来评价。”这种自我要求给他的小说带来了强烈的时代感和远见。同时,路遥的创作实践极大地丰富了以往的现实要求及其内涵。与同一时期的文学作品相比,《平凡的世界》首次尝试用文化和社会单位取代经济单位,其中所展示的地方视野也为未来寻根文学提供了有益的思考。

由于路遥强烈的身份意识和对现实主义文学精神的自觉实践,他能够以开放的态度,坚持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基本点,吸收各种文学观念和方法的优缺点,建立自己的文学世界。这使他的现实主义写作具有以下特点:在继承五四以来现实主义文学精神的基础上,他勇于实践,富有创造力:一方面,他可以更深更广地把握当代中国动荡多变的时代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关系,另一方面,他可以发现隐藏在生活深处的理想之光,并将其融入人物和生活意象中。从研究个体心理到分析历史意识,从把握民族历史到探究民族精神,他展现了宏大的历史和复杂的现实,从而表达的历史真理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审美层次。他的作品不仅雄辩地反映了现实生活,而且具有相当的历史深度和广度。他们创造了一批富有历史感和丰富生活质感的人物,如高加林和孙少平。它们体现了“更大的思想深度和实现的历史内容”(恩格斯),使路遥的现实主义文学具有深刻而真实的细节。

为民写作的文学追求

文学创作中对“人的本质”的刻画,充分体现在对人的生活条件的同情上。路遥的作品具有极大的同情和怜悯的精神境界。这反映在他创作的苦难书写中。他将个人成长的生活经历与当代中国“三农”复杂的社会问题充分结合起来,反映了整个时代的困境和人们生活的辛酸。路遥创作中的苦难不仅是个人或群体的经历,也是社会问题的基调和背景。这种思想深度为路遥的创作增添了尊严和悲剧。路遥不愿意隐藏和美化他对生活的真实感受。他总是真诚地、不带怜悯地展示这个世界的苦难,坚持苦难,把他所有的力量都奉献给苦难。这种写作态度促使他对广大人民的苦难写得越来越深,并且以惊人的方式写作。在路遥的系列作品《平凡的世界》中,我们看到了普通人苦难的挣扎历史,他们的历史阴郁、悲壮、崇高。在这种苦难的斗争历史中,他们在历史、社会、生活、生活中保持着坚定不移的信念、追求和牺牲,并充满积极进取的乐观主义。用孙少平的话来说,他通过“血与火的洗礼”来“热爱”自己的苦难,并将他从生活中获得的人生启示提升到“苦难论”。这种哲学和进取的生活态度激励着人们勇往直前,震撼着人们的心弦。我们从这场痛苦的斗争历史中得到的不是悲伤、悲伤和悲伤,而是厚重、朝气蓬勃、充满激情的精神力量。同时,它形成了路遥“苦难意识”的主旋律,并以美学的形式围绕着普通人的世界展开。

路遥的创作体现了“人的本质”的理念,也深刻体现在他受传统儒家思想影响,把伦理关系作为道德的根本尺度的审美倾向和价值取向上。路遥将农村世代生活的悲苦和农村家庭生活与人际关系的温暖感受融入到人们的经济政治关系中,让生活在温暖浓厚的人文氛围中,体现了他对传统美德的深刻思考。在《平凡的世界》中,作者将传统的人际关系渗透到对农村伦理生活肌理的描述中。劳动人民家庭生活中的爱和人的义务是中国农村社会古老传统中人和人的因素的优美形式。它奇特的力量化解了人类巨大的痛苦,维持了几代人的生命和繁衍。这种文化的确认构成了路遥创作中普通人生命意识的重要体现,也包含了作家的生命信仰,是路遥为人民写作的重要标志。路遥创作的一系列人物为作品营造了一个强烈的情感世界和道德境界。这种审美理想与注入本土文化血脉的道德观和人生观有着深刻的契合,也充满了作家“以人为本”写作的思想内涵。

路遥的写作态度成功实践了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他一再表示自己是“血农之子”,并称文学创作“如同父亲在土地上的劳动”。人们认为艺术创作“像任何其他作品一样需要真正的精神”。永远不要失去普通工人的感觉,像牛一样工作,像土地一样给予”。路遥将作家的自我定位、写作行为和写作对象并列,深入到人们的身份意识中。正是这种认同感使他的创作不满足于社会问题的再现,而是为社会问题的发现而奋斗。人民不再是作家们所代表的群体或阶级的深切同情,而是作家及其作品的主体性。也正是在这个层面上,路遥的小说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底层文学中“人”的缩小问题,打开了人们文学艺术的整体视野

人民是经典小说的主体

路遥文学作品的大众化特征充分体现在传播方式和受众群体上。小说《平凡的世界》在当时的中国国家广播电台播出,可以说是文学作品通过声音媒介转化为受众的一个成功案例。在纸质媒体与声音媒体的互动中,路遥的小说通过视听系统获得了广泛的传播效果和大量的受众。他认为“在写作过程中,我一直珍惜与广大读者保持密切联系的事实”和“只要读者不抛弃你,你就会证明你能够存在”。虽然《平凡的世界》在全国播出,但他仍处于第三部小说的创作阶段。他的文学创作和观众反馈同时为他的继续写作注入了积极的精神动力。未来,民间读者心中的“平凡世界”的经典化进程也在另一个层面上展现了人们的基本特征。人不仅是小说的创作主体、表达主体和接受主体,也是实现小说经典化的历史主体。以人为本的文学评价体系的形成是人民文学审美传统长期影响的结果,这反过来又塑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情感和思想高度,从而形成了当代民间“平凡世界”的持续阅读热情及其在读者心中的重要地位。

从整体来看,路遥的创作、传播和经典化过程体现了作家创作中人的本质的多重内涵。路遥的作品从创作方法、精神取向、审美理想、情感基调、写作姿态和身份意识,到其小说创作与观众反馈同步的特殊传播过程,以及公众的直接参与,反馈作品的完成,实现作品的历史地位,都表现出强烈的大众化特征。路遥的文学创作触及了以往文化视野中现实主义的缺失。因此,它为后文学作品中人的形象的缩小提供了一个有效的实践方案,并为新时期以来人们的文学艺术在媒体中的传播找到了一条新的途径。从这个角度来看,参照当代文学的“人”的视角(内涵),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等作品对新时期现实主义文学具有独特的提升价值,对当代作家的使命意识和审美理想具有积极的重塑意义,对处理当代文学与社会文化的关系具有示范作用。

作为一个在文学创作中始终从“人”的角度看待人生意义和价值追求的当代作家,路遥对自己的人生使命有着清晰的认识。他非常重视文学的社会功利目的,坚信文学在社会转型中的精神作用。在这方面,他与茅盾、刘清等新文学主流现实主义作家一脉相承。可以说,路遥是茅盾和刘清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最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家之一。他对现实主义文学的自觉实践和创造性文学追求,为当代文学提供了难得的“中国体验”。

(作者:赵薛永,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上一篇:做阳光教师 享甜蜜人生——双峰小学老校区开展一年级级部活动
下一篇:解放日报申言|怎样让上海企业家多一些“闯劲”?

热点新闻

社会新闻